中文 | English
珠海找律師請聯系:夏天風律師 | 聯系電話:13809232750 | 律師執業證號:14404200610806684
民事訴訟 | 刑事辯護 | 知識產權 | 交通事故 | 土地房產 | 婚姻繼承 | 勞動工傷 | 行政訴訟 | 公司法務 | 損害賠償 | 指導性案例
聯系電話:13809232750
◎ 夏天風律師

      

踏踏實實做人     認認真真辦事
律師職業是可以終生為之奮斗的事業
◎ 聯系方式
姓名:夏天風
手機:13809232750
單位:廣東篤行律師事務所
地址:珠海市香洲區檸溪路338號太和商務中心11樓
◎ (2017)粵04民終717號
(2017)粵04民終717號
發布人:夏天風律師 | 發布時間:2018-03-29 05:38:15 | 瀏覽次數:260147

廣東省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7)粵04民終717

上訴人(原審被告):龍平,女,1981920日出生,漢族,住址:珠海市斗門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夏天風,廣東盛夏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何標洪,男,198468日出生,漢族,住址:廣東省珠海市斗門區。

  上訴人龍平因與被上訴人何標洪不當得利糾紛一案,不服珠海市斗門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粵0403民初2677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732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龍平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夏天風,被上訴人何標洪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蒙晉偉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龍平上訴請求:一、依法撤銷珠海市斗門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粵0403民初2677號《民事判決書》,改判為駁回何標洪全部訴訟請求。二、一二審訴訟費用由何標洪承擔。事實與理由:一、原審法院認定事實錯誤,明顯偏袒何標洪一方。龍平與何標洪因牌號為粵C×××××的寶馬牌小汽車權屬糾紛訴至法院,案號為(2016)珠斗法民二初字第463號及(2016)粵04民終1603號。該案現已審理終結,通過已生效判決,可知如下事實:120131115日,龍平及曾梓銨(龍平丈夫)共轉款10萬元至何標洪名下62×××37建行卡;220131123日,何標洪通過名下62×××37建行卡轉款25萬元給龍平,龍平再退回5萬元給何標洪。此外,龍平及曾梓銨還委托案外人林保庭轉賬支付20萬元給何標洪,并由林保庭出具付款說明書以及網銀交易流水。加上龍平及曾梓銨通過ATM機轉賬等方式向何標洪支付的150000元,已至少支付了35萬元給何標洪。雙方之間發生的債權債務早已相互抵消,不存在何標洪利益受到損害的情況,其主張不當得利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原審法院明顯是用雙重標準對待同一份判決和流水清單,片面的采納了何標洪的陳述意見,僅對何標洪向龍平的轉賬及向車行支付的車款予以認可,完全無視在判決和流水清單中顯示的20131115日龍平及曾梓銨向何標洪轉賬100000元的事實。同樣的,原審法院僅僅認定何標洪提交的案外人陳建生的銀行流水,但對于龍平提交的林保庭的付款說明及網銀交易流水則不予認可。原審法院對于事實認定太過偏頗,故意偏袒何標洪一方,無視龍平的主張和提交的證據,嚴重損害了司法的公正。

二、原審法院認定龍平向何標洪轉賬的行為不能消滅不當得利適用法律明顯錯誤,嚴重損害了龍平的合法權益。(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二條的規定:沒有合法根據,取得不當利益,造成他人損失的,應當將取得的不當利益返還受損失的人。原審法院在判決中也從側面認可了龍平先后向何標洪支付超過了350000元,早已遠遠超過何標洪向龍平支付的295000元,甚至還多支付了65000元。完全構成將取得的不當利益返還受損失的人,故何標洪已不存在利益受到損失的情況,其要求龍平返還不當得利是沒有任何事實依據的。(二)原審法院把基于同一事實而發生的數次往來轉賬行為分割開來,完全無視事實的整體性和證據的關聯性。龍平早已將何標洪支付的所謂的不當得利返還給何標洪,但原審法院仍罔顧事實執意判決龍平重復償還不當得利款項及利息,同時告知龍平向何標洪的轉賬另尋法律途徑解決,此做法毫無法律依據,不僅造成龍平利益受到嚴重損失,還會造成不必要的訴累。

三、原審法院審理本案程序不當,龍平在舉證期限內提起書面反訴請求,原審法院沒有給出書面意見。在本案審理過程中,何標洪拆除了涉案粵C×××××小汽車輛上的加裝音響并私自拿走車輛鑰匙,導致涉案車輛的原音響遭到破壞,沒有鑰匙需要另外加配,龍平認為,涉案車輛系寶馬5系車本身就自帶有高級音響設備,被反訴人在車輛租賃期間未經龍平同意另置音響設備,現又擅自拆除而未恢復原狀,破壞了原裝的音響設備,拿走了車輛鑰匙,造成了反訴人為恢復音響功能和另配鑰匙而需支付額外的費用人民幣10萬元。龍平依法就此提起反訴,但原審法院沒有做出任何書面回應和審理,在原審判決中也沒有任何體現,原審法院的審判程序不當,沒有維護龍平的正當程序性權利,作出的判決也無法保證公平公正。綜上,原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審理程序不當,龍平特提起上訴,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查明本案事實,依法改判駁回何標洪全部訴訟請求。

何標洪答辯稱:1、一審判決正確,龍平的上訴理由不成立。2、何標洪與曾梓銨在本案以外還有其他的民間借貸糾紛,民間借貸案件原告是曾梓銨,被告是何標洪與趙細鳳,曾梓銨與何標洪、趙細鳳之間有資金往來的情況,本案中一審查明了就購買案涉車輛的事實中,何標洪以及其指令趙細鳳、陳建生付款的行為,龍平收取了29.5萬元的款項屬于不當得利,應該予以返還。3、龍平主張的加裝音響以及私自拿走鑰匙的情況,何標洪是得到了龍平的同意,在一審法官主持下拆除音響,案涉車輛以及鑰匙在一審法院保管,龍平要求轉換查封的過程中,何標洪并沒有機會接觸車輛鑰匙,故龍平主張何標洪拿走鑰匙是捏造事實。當時何標洪主張報案,但龍平拒絕報案。綜上,要求二審法院駁回龍平的上訴請求,維持原判。

何標洪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龍平返還不當得利款項29.5萬元;2、判令龍平支付利息225892元(以295000元為本金,按月利率2.4%,從20131029日計至款項付清之日止);3、判令龍平返還涉案車輛上何標洪加裝的價值93100元的音響。

一審法院查明,2015910日,雙方就粵C×××××號寶馬牌小汽車的租賃和所有權發生糾紛,龍平起訴至法院,該案件經歷兩審,生效的(2015)珠斗法民二初字第463號和(2016)粵04民終字1603號民事判決書認定涉案車輛的所有權人為龍平,并認定龍平曾收取何標洪支付的款項共計人民幣295000元,具體為:120131029日,何標洪配偶趙細鳳向珠海寶澤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支付涉案車輛定金20000元;220131123日,何標洪轉款250000元給龍平,龍平轉款退回50000元給何標洪;32013129日,何標洪向珠海寶澤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支付涉案車輛車款30000元;42015116日和同年216日,何標洪的財務人員陳建生向龍平轉賬30000元用于償還車貸;52015315日,何標洪配偶趙細鳳向龍平轉賬15000元用于償還車貸。另查明,何標洪于2016121日從涉案車輛上已經拆除收回其加裝的音響。

一審法院認為,何標洪主張向龍平支付上述款項系為了購買涉案車輛粵C×××××號寶馬牌小汽車,但龍平予以否認,并于2015910日就涉案車輛的租賃合同糾紛起訴至法院。則龍平明知受領何標洪的295000元無合法根據,龍平取得不當利益,因此造成何標洪損失的,應當將取得的不當利益及其孳息返還受損失的人即何標洪。龍平主張其本人、其配偶曾梓銨、受其指揮的人林保庭,先后向何標洪支付350000元,超出了何標洪向龍平支付的數額,其不構成不當得利,一審法院認為,何標洪向龍平轉賬的行為,已經達成了不當得利的構成要件,龍平向何標洪的轉賬行為,不能消滅已經成立的不當得利的事實,如龍平認為其向何標洪支付款項的行為損害了其合法權益,可以另尋法律途徑解決。龍平應當向何標洪返還不當得利款項和相應的利息,但該利息的利率何標洪主張過高,一審法院酌定為年利率6%,利息從各款項支付之日起的次日開始計算。何標洪要求龍平返還涉案車輛上其加裝的音響,因何標洪已經收回該音響,一審法院對該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50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一、龍平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內向何標洪支付295000元及其利息(利息分為五部分:其一,以20000元為本金,從20131030日起算,其二,以200000元為本金,從20131124日起算,其三,以30000元為本金,從20131210日起算,其四,以15000元為本金,從2015117日起算,其五,以15000元為本金,從2016217日起算,其六,以15000為本金,從2015316日起算,上述五部分均按照年利率6%,計至款項付清之日止);二、駁回何標洪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照判決指定的期限履行金錢給付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一審案件受理費9009元,保全費3124元,共計12133元,由何標洪負擔4033元,由龍平負擔8100元。

二審經審理查明,雙方當事人在二審期間均未提交新證據,并均對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

另查明,何標洪的妻子趙細鳳二審期間到庭作證稱:20131029日她向珠海寶澤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支付的20000元是受何標洪指令支付給寶澤公司購買涉案車輛的定金,后轉化為購車款;另她在2015315日轉帳給龍平的1.5萬元也是受何標洪指令轉帳給龍平的供涉案車輛的每月車貸款,以上共3.5萬元款項均同意由何標洪代替趙細鳳向龍平主張返還。

陳建生二審期間到庭作證稱:2015116日和216日分兩次各向龍平轉帳1.5萬元,一共轉帳3萬元是受何標洪指令向龍平轉帳的供涉案車輛的每月車貸款,該3萬元都是何標洪的錢,同意何標洪以不當得利向龍平主張返還該3萬元。龍平對陳建生的證人證言認為,龍平與陳建生有其他經濟往來,陳建生曾向龍平借款,這3萬元是當時龍平不方便還款時,讓陳建生代為歸還,事后龍平已歸還了陳建生。陳建生則稱承認與龍平有其他借款往來,但借款有借條,龍平還他的錢,會有憑證,而這3萬元,是固定時間、固定金額,用于每月1516日的供車款,是何標洪讓他轉帳給龍平的。

龍平的丈夫曾梓銨二審期間到庭作證稱:20131115日轉帳給何標洪的5萬元是借給何標洪資金周轉的臨時借款,后來何標洪沒有歸還,同意由龍平代替曾梓銨向何標洪追討該借款。何標洪對曾梓銨的證人證言認為:20131115日有收到龍平與曾梓銨分別轉帳的5萬元,后因無法購買車輛,就當天在何標洪樓下給回曾梓銨,扣除曾梓銨之前欠的幾千元,共給回曾梓銨現金9萬多元。20131115日龍平與曾梓銨分別轉帳的5萬元,當天都已經給回了。

一審法庭開庭審理中,法官問何標洪:20131123日何標洪轉帳25萬元之后,龍平退回5萬元是怎么回事?何標洪回答:我轉帳25萬元,除了車錢20萬元,另外5萬元用于退回給20131115日曾梓銨轉帳給何標洪的5萬元,后來何標洪直接給了5萬元現金曾梓銨。

龍平提交有林保庭簽名的付款說明及相關的網銀交易流水,擬證明20131115日曾梓銨委托林保庭轉帳20萬元給何標洪。何標洪質證認為林保庭無出庭,無法確認該簽名是否林保庭本人所簽,不認可該證據的真實性;另外何標洪與林保庭有許多資金往來,不能證明該筆轉賬與本案的關聯性。

一審法院于2016126日開庭時,法官詢問龍平是否愿意放棄剩余答辯期和舉證期,同意該天開庭。龍平回答同意該天開庭,但如后續需要補充證據,最晚期限截止至1210日。法官當庭予以準許。在該日的開庭審理中,龍平補充答辯意見稱在該案開庭前,何標洪將音響拆掉了,破壞了涉案車輛的音響設備,待估價后龍平另案起訴。2016129日龍平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向一審法院郵寄《民事反訴狀》,反訴請求是:一、判令何標洪返還龍平多支付的20.25萬元;二、判令何標洪因拆除龍平車輛音響造成破壞應承擔損害賠償責任人民幣5萬元;三、反訴費由何標洪承擔。一審法院于20161222日組織第二次開庭審理時,龍平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經傳票傳喚均未到庭,法官認為他們庭前提出申請延期開庭沒有任何證據證實延期的合理性,故一審法院不予準許,缺席進行了該次開庭審理。

本院認為,一、關于本案的程序問題。本案是不當得利之訴,雖然法官在一審第一次開庭時準許龍平補充證據的最晚期限截止至20161210日,但當天開庭時龍平補充答辯稱對汽車音響被拆的損失另案起訴,在隨后龍平提交的反訴狀中,其中請求判令何標洪因拆除車輛音響應承擔損害賠償責任5萬元,這是財產損害賠償之訴,與本案系不同法律關系,不構成反訴,鑒于龍平未依法參加第二次開庭審理,其反訴請求事項有另循途徑解決的機會,為節約訴訟資源,一審法院未對龍平的反訴進行審理并無明顯不當,本院不予支持龍平的該上訴意見。

二、關于本案的實體處理問題。龍平與何標洪關于涉案車輛的租賃合同案件中,法院已認定:龍平是車輛的所有權人,而何標洪提供的部分付款證據不能推斷出何標洪是因購車而支付款項,故認定雙方是車輛租賃關系,對何標洪主張為購車而付的款項建議其另循法律途徑解決,故引發本案不當得利之訴。

綜上,何標洪向龍平支付了29.5萬元,龍平轉賬了5萬元給何標洪,龍平無法律依據收取何標洪29.5524.5萬元,造成何標洪受損,龍平應返還不當利益24.5萬元及其法定孽息給何標洪。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何標洪向龍平支付款項29.5萬元屬實,但遺漏了認定龍平有通過轉賬支付5萬元給何標洪,構成部分款項抵銷的事實,本院予以糾正。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二條、最高院《關于貫徹執行〈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一百五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珠海市斗門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粵0403民初2677號民事判決的第二項;

二、變更珠海市斗門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粵0403民初2677號民事判決的第一項為:龍平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內向何標洪支付245000元及利息(其中以20000元為本金,從20131030日起算;以150000元為本金,從20131124日起算;以30000元為本金,從20131210日起算;以15000萬元為本金,從2015117日起算;以15000萬元為本金,人2015217日起算,以1.5萬元為本金,從2015316日起算,以上均按照年利率6%,計至款項付清之日止)。

三、駁回龍平的其他上訴請求。

如果未按照本判決指定的期限履行金錢給付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一審受理費9009元,保全費3124元,共12133元,由龍平負擔5703元,何標洪負擔6430元;二審受理費9009元,由龍平負擔4234元,何標洪負擔4775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劉 泉

審判員 譚煒杰

審判員 李 靈

二〇一七年四月七日

書記員 龔暢亞

電話:13809232750 地址:珠海市香洲區檸溪路338號太和商務中心11樓   廣東篤行律師事務所
Copyright © xtf36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ebdesign:Nicenic.com, Inc.

p3试机号体彩